神树资讯开化新闻网

红桃k注册地|贵在行走 | 在家门口泡温泉

2020-01-11 19:17:37

红桃k注册地|贵在行走 | 在家门口泡温泉

红桃k注册地,李永康

成都平原温江温泉于1999年4月15日开发成功,得力于乾隆版《温江县志》。“温泉潭:南半里,川主庙后,即皂江府河经流处。相传此泉多温,亦邑之一景。”虽然县志的这个记载和今天我们去的实际地点相距有数千米,但离金马河更近,紧临温江赛马场,集观赏、玩耍、休闲为一体,和现代人的生活极为合拍。温江鱼凫国都温泉开建后,我仅仅去泡过一次,印象最深的就是人太多。

因为家门口有了温泉,让我想起了很多。我最初对“温泉”两个字有印象,是在不满20岁读白居易的《长恨歌》,里面有两句“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觉得那是皇帝和皇后们游玩的地方,离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太远了。没有感兴认识,因为那个年代很多小镇上的人,连洗澡都是用脚盆装水,去院坝或厕所,先浇水把身上打湿,抹上肥皂,再简单冲一下完事。来到温江念书,当读完莫泊桑的《温泉》,才觉得法国人真是太奢侈了。他们1886年就在多姆山省小村“这个风景优美的小山谷里建造了一幢可供治疗与娱乐等多种用途的大建筑。底层出售矿泉水,亦可淋浴和盆浴;楼上供应啤酒、甜烧酒,还可点播音乐。”博纳菲温泉“含有碳酸氢盐呀、碱呀、混合矿物质呀、稍带酸性呀、含氢氧化锂呀、还富有铁质呀等等。”他们一百年前,普通人就在享受生活的乐趣了。1925年,川端康成在《温泉通信》一文中还埋怨“可是在汤岛(温泉)看不见一轮大满月,看不见称得上是朝敦初上和夕晖晚上的景象。”过三年,他在《土地和人的印象——若山牧水和汤岛温泉》就改变了认识,“曾在汤岛住过三年之久,近年来相当多的文学家来游此地,不过特别歌颂汤岛的,恐怕还得数牧水了。”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川端康成写于1929年名为《温泉旅馆》的短篇小说,开篇是这样的:“她们像一群动物,赤裸裸地爬来爬去。”川端康成对几位委身于温泉旅馆的少女遭遇的描述,一方面让人对温泉热爱不起来,另一方面也会产生好奇心里。

我第一次泡温泉,是很多年前在河南商城的汤泉池。那时候温江的温泉酒店正在建设之中。那是为了纪念一次文学笔会,我是先飞武汉市,然后坐长途汽车路过孝感麻城到商城。汤泉池很有名,清乾隆25年,乾隆皇帝游览汤泉池,御笔题书“汤坑”。又是一个和皇帝有关的去处。晚上和几个文友去泡,没有特别的稀奇。

后来,又去云南大峡谷,留下强烈的印象是,观赏那个在山顶上的露天大池,有好几米深,热浪涌上来像烤碳火。崇州的文井江温泉,池水焦黄,硫磺味太浓。但是它的休息处很安逸,男男女女裹着长浴巾躺在那里,自由自在,身心彻底放松。大邑花水湾温泉,有很多处,每一次去,我都要在那里住上一晚。峨眉山泡温泉最使我难过。2013年,我母亲七十三岁生日时,她提议让我陪她上峨眉山,还必须是连续三年。前两年如约而行,第三年因为在外地办事,赶不回去。第四年,我和妹妹一家人又陪着去。登顶下山后还住在一家温泉酒店。泡温泉是个项目,母亲不去,好一阵劝说,她才同意。去了她就住在池边上。我过去牵着,她才肯到水中蹲下。母亲很瘦弱,手也干枯了。在她的脸上看不出笑意,只有眼睛能透露出了她内心的喜悦。这是我第一次陪母亲泡温泉,也是最后一次。一个月之后母亲就去世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